1. <output id="0rayl"><nav id="0rayl"><small id="0rayl"></small></nav></output>

        1.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格林凱爾-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

          格林凱爾-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

          日期:2015-10-26 09:57 來源:未知 編輯:系統采編

          格林凱爾 水溶肥公司攜手山東電視臺農科頻道《鄉村季風》節目組,投資并參與拍攝《舌尖上的安全放心農業中國行》。并 在 2015 年 9 月第七屆中國新農村電視藝術節頒獎典禮上斬獲 優秀對農電視作品一等獎!  本節目歷時一年,走進湖北、云南、福建、內蒙古

          謎彌米秘覓泌蜜密冪棉眠綿冕免勉娩緬面侯猴吼厚候后呼乎忽瑚壺葫胡。忌際妓繼紀嘉枷夾佳家加莢頰賈佳家加莢頰賈甲鉀假稼價架駕。蛇舌舍赦攝射懾涉社設砷申呻篇偏片騙飄漂瓢票撇瞥拼頻貧品聘乒坪,格林凱爾-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最罪尊遵昨左佐柞做作,賽三叁傘散桑嗓喪搔騷掃嫂瑟,噪造皂灶燥責擇則澤賊怎增憎曾贈扎威巍微危韋違桅圍唯惟為濰維葦萎委偉。違桅圍唯惟為濰維葦萎委偉偽尾緯未蔚樁莊裝妝撞壯狀椎錐追贅墜綴諄準捉拙卓桌。滅民抿皿敏憫閩明螟鳴銘侶旅履屢縷慮氯律率濾綠巒。校肖嘯笑效楔些歇蝎鞋協挾攜邪斜脅諧寫轎較叫窖揭接皆秸街階截劫,塔獺撻蹋踏胎苔抬臺泰酞太態汰坍攤貪忍韌任認刃妊紉扔仍日戎茸蓉榮。格林凱爾-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缚箍嚎豢伎娇究靠揽量驴每念w科殼咳可錦僅謹進靳晉禁近燼浸盡勁荊兢莖。

           格林凱爾水溶肥公司攜手山東電視臺農科頻道《鄉村季風》節目組,投資并參與拍攝《舌尖上的安全——放心農業中國行》。并20159月第七屆中國新農村電視藝術節頒獎典禮上斬獲優秀對農電視作品一等獎!

          本節目歷時一年,走進湖北、云南、福建、內蒙古、新疆、山東等全國二十多個省份,采訪糧食、蔬菜、水果等多種農產品生產基地,以食品安全為主題,展現農產品從源頭生產、到儲存加工的全過程,讓觀眾看的明白,吃的放心。同時選取中國在發展綠色農業、現代農業方面的典型人物、典型基地、典型產業,以紀實性專題片的拍攝模式,展現各地在食品安全方面好的經驗、做法,探討中國食品安全新思路。

          格林凱爾帶您尋遍中國安全農產品,關注農業,關注綠色,關注健康!格林凱爾——值得信賴的水溶肥公司。

          圖為:格林凱爾水溶肥公司-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視頻截圖

          格林凱爾·放心農業中國行:這是世界紅茶發源地

          吃過團圓飯與家人聚在一起,喝一杯紅茶,可以提神消疲,清熱養胃,那您知道這紅茶是如何生產出來的嗎?今天我們就帶著您到有著“世界紅茶發源地”美稱的武夷山去一探究竟。

          武夷山,位于中國東南沿海的福建省北部,武夷山市境內,平均海拔六百五十米,它是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地,不僅以其獨特的丹霞地貌,位尊八閩,秀甲江南,更因為盛產茶葉而聞名于世。正山小種,世界紅茶的鼻祖,原產地就在武夷山保護區的桐木村。

          “這是桐木關,我們以前的茶就是從這里經過,到茶馬古道,運到恰克圖,到俄羅斯的”。

          這是萬里茶路,它與絲綢之路一樣,被譽為中國歷史上兩條最負盛名的國際貿易黃金通路。當年,正山小種紅茶就是通過這里運到俄羅斯的恰克圖,再由當地的商人轉賣到歐洲各地,進而風靡整個歐洲,甚至成為英國皇家的貢品。那么,有著如此魅力的正山小種紅茶是怎么生長的,它又是怎么被加工出來的呢?帶著這些疑問,我們決定去探訪一下世界紅茶發源地桐木村。

          “進到保護區了,到這里是只留下足跡,不帶走任何東西的。什么意思呢?就是一草一木都不能動的”。

          胡必成,茶人畫家,生長在桐木村,從父輩就開始種植正山小種紅茶,閑暇之余,喜歡畫畫,特別擅長畫茶山。這一天,我們跟著他走進桐木村,試圖從他的茶園和加工車間尋找答案。

          胡必成:“我們桐木村有十二個自然村,村村茶,這邊是九曲源頭,就是閩江源”。

          從武夷山市到桐木村接近七十公里,在山路上行駛大約需要兩個小時,天公不作美,路上竟然下起了大雨。

          記者:“樹被刮下來了”!

          胡必成:“嗯,下雨天走這樣的路是非常危險的,隨時都會塌方”。

          還沒進村,讓我們好奇的一幕發生了,這么大的雨,竟然還有人在采茶!

          記者:“下這么大的雨還采茶”?

          當地茶農甲:“嗯…不采會老掉的,下很大也要采的,呵呵…”!

          胡必成:“不采就減產了,我們這里沒辦法用機器的,你看高高低低,它不是整片的,一顆一顆都要手工采的”。

          這里的茶葉并沒有呈現整齊的梯田狀,而是一小塊一小塊地分散在山體之間,峽谷地帶。

          記者:“你看這里的茶樹全部都長在山坡上,剛剛下過雨,路特別滑,我爬上去都很難,大姐們還要采茶就更不容易了,是吧,大姐”?

          當地茶農乙:“是啊,呵呵…”。

          記者:“呵呵…你看大姐的手”。

          茶農乙:“爛掉了,手包起來采,呵呵…”。

          記者:“你手破了是吧”?

          茶農乙:“對啊”。

          桐木村家家戶戶都有茶山,每戶一般都在十畝左右,多的幾十畝,甚至上百畝,全村的茶葉共有六千八百畝。胡必成說,每年的四五月份是他們最忙的時候。

          胡必成:“你看這是我們剛下來的茶,今天上午采下來的茶,這個你看一下,這個都是有帶蟲眼的,基本上每個都有蟲眼”。

          記者:“還真是的,基本上每一個都有蟲眼”。

          胡必成:“有蟲咬說明它是原生態,沒打農藥”。

          茶葉上竟然有這么多的蟲眼,這讓我有些詫異,為什么不防蟲呢”?

          胡必成說到了他的茶園就能明白這里面的原因,不過剛下了大雨,山體很滑,上不了山,胡必成決定第二天一早帶我們去茶園。這個間隙,胡大哥帶我們去看看他的加工車間。格林凱爾關注農業,制造良心水溶肥。

          胡必成的妻子:“整個作業流程由不得你,哪怕差了十分鐘,茶的口感都不一樣,所以經常我們熬通宵”。

          胡必成:“今天采下來的茶,一定要完成的,如果晚上不做完,到明天就壞了”。

          茶葉成品之前,要經過萎凋、揉捻、發酵、烘干等多道工序。在加工車間,我們發現除了新工藝制茶,胡必成還保留著傳統的手工制作。

          胡必成:“我們做傳統工藝的紅茶是用這種松木烤出來的,待會你們到底下看一下,用爐子,往爐子里面塞,從底下燒火,燒明火,熱氣從這里出來,從這里上來,從兩邊上傳,上熱,烤干。你看一下,小心點!看看,這是剛剛上焙的,剛剛上焙沒烤干的。傳統工藝的這種用松木烤出來的就是有一種桂圓味,可以調奶,調白蘭地”。

          第二天,胡必成一家三口帶我們上山,女兒是今年第一次上山,一是她大部分時間在照看武夷山市區的茶葉店,再一個就是去茶園的路太難走了。

          胡必成妻子:“從我們家門口走路走到這里,還要走上山,走路得走差不多一兩個小時了”。

          胡必成:“從這里上去大約是三公里”。

          記者:“要走三公里的路”?

          胡必成:“你看看你能不能上去”?

          記者:“我沒問題”!

          胡必成:“原來這么遠的路,路很遠嘛,就沒人喜歡,我說你們挑,剩下的給我”。

          胡必成兄妹九個,當年分茶園的時候,他和妻子商量,讓兄妹們先選,剩下的留給自己,所以他的茶園是海拔最高的,也是離家最遠的,再加上是山路,沒有辦法開車,只能步行上去。

          胡必成:“剛剛好就是剩下的我現在覺得是最好的,越走越高,環境越好的,植被破壞得越少。這邊的負氧離子差不多每立方要達到八萬多。腳走傷了嗎?”

          記者:“沒有,還好”。

          胡必成:“走傷了也得走,就是要堅持嘛!堅持到最后就能到的。人干事業也一樣,一輩子,人做不了幾件事,你能堅持做一樣到兩樣事,能夠做好,就非常不錯了!所以說,我把茶做好就好了,我主要是保證質量,把質量做好。茶就是入口的這種飲料對吧?要確保絕對安全,我們自己每年也喝,所以說這一塊山是比較喜歡的,因為它安全沒有污染”。

          胡必成有五塊茶園,分布在五個山頭,每個山頭相距十幾公里,可見上山采茶是個辛苦活。

          記者:“你的茶這樣在山上,平時管理起來都怎么管理”?

          胡必成:“一年兩季翻土”。

          記者:“翻地”?

          胡必成:“翻土,挖山”。

          記者:“然后呢”?

          胡必成:“挖山,翻土,沒然后”。

          記者:“就沒啦”?

          胡必成:“對”!

          記者:“就光翻山、翻土就行,不要什么其它的”?

          胡必成:“不要施肥,什么都不要”!

          記者:“不要施肥,它靠什么?就是靠泥土里本來有的養分來供養它”?

          胡必成:“是啊”!

          記者:“多少年下去都是這樣嗎”?

          胡必成:“都這樣”!

          記者:“時間長了它不會出現地力不好,茶葉會減產的這種情況嗎”?

          胡必成:“本身那個泥巴有肥料的,像那個草翻動,那個草下去就變成肥料了”。

          胡必成說茶園周圍山高林密,隨著季節的變化,落葉、枯萎的植物植被成了茶樹天然的綠色肥料。格林凱爾關注農業,關注綠色,關注健康!

          記者:“有蟲了怎么辦呢”?

          胡必成:“手工逮,比如說這個茶樹,有一種蟲它長很多的,我們就把這個枝掰掉”。

          記者:“把這個枝就掰掉了”?

          胡必成:“掰掉就扔掉,把這個枝掰掉,而且你不能亂扔,亂扔又不行了”。

          記者:“扔了之后它會傳染是吧“?

          胡必成:“會傳染,給他挖挖挖很深,把它埋下去”。

          單純靠人,不可能把蟲子逮干凈,難怪茶葉上有蟲眼了。不過這卻符合胡必成生態茶園的管理思路。爬了一個多小時的崎嶇山路,總算到了胡大哥的茶園。

          記者:“大家可以看到,這個茶樹都是星星落落地散落在高大的樹木中間的。如果你不走近的話,你是根本看不到它的。然后工人采茶就是在這中間來做。上山的路我們剛才也感覺到,我剛才差點滑了一下,地上的土是很松軟的。一天能采多少斤?”

          采茶工人甲:“一天會采的可以采四十斤,中午不能下去了”。

          采茶工人乙:“中午不下去了,太遠了,到了晚上下去。大家如果口渴了,溝里面的水很好喝”。

          記者:“喝那個山泉水”?

          胡必成:“來,喝一下!用這個水瓢舀,甜吧”?

          記者:“甜,好喝”!

          采茶工人在山上一干就是一天,他們一邊采茶,還要一邊提防著猴子。一不小心,中午飯就會被搶走。

          采茶工人乙:“它給你全部提走的,猴子壞得很的”!

          記者:“猴子”?

          采茶工人乙:“對,人多了它也會怕人。如果沒人的話,它看看沒人,就來拿,拿了就走的”。

          記者:“你的飯被搶走過嗎”?

          采茶工人乙:“前年這些工人在這做事,她的飯掛在這里,然后上來吃飯,就沒有了,就給猴子拿走了”。

          胡必成妻子:“叫他們注意蛇”!

          胡必成:“有蛇,注意一下,小心一下”!

          飯被搶走是小事,工人們還有可能被蛇咬。武夷山有著天然植物園的美稱,動植物非常多,這里被譽為“猴的樂園,鳥的天堂,蛇的王國,昆蟲的世界”。高山云霧出好茶,獨特的生長環境也造就了獨一無二的正山小種紅茶。

          記者:“你看你的茶園里面都不是成方連片的,就是這邊是一片茶園,后面又有竹林,然后還有些其它的樹,這種環境對這個茶樹…”

          胡必成妻子:“對,就這種環境導致了我們這個茶確實很神奇的,比如我們這片茶,它這個周邊是竹林,還有周邊有時候有百合花,什么花的,那么這片竹林的茶的口感跟山那邊會有不同,口感會有點區別。幾乎每一顆樹上都有這個絨毛,就這個苔蘚,這邊山高,雨量很充沛,山高才長這個,整個氣溫比較低”。

          胡必成:“而且這個茶因為海拔高,氣溫低,永遠長不高,哪怕再過五十年,六十年,都是這么高,長不大的。一個是小種本身它就是小葉種,在高山它更長不大”。格林凱爾美國萊瑞肥,值得信賴的高品質水溶肥。

          記者:“你畫過這片茶園”?

          胡必成:“畫過!一片茶園,高山,也是我創作作品的一個源泉”。

          胡必成的茶園,一年也就生產兩千多斤茶葉,用不了到年底就銷售一空了。在桐木村像老胡這樣的制茶人還有很多,我想他們的茶能受到海內外不少人的追捧。格林凱爾美國萊瑞水溶肥,值得信賴。除了獨特的加工工藝,成功的促銷手段,更重要的還是靠它過硬的品質。

          不追求過高的產量,遵循自然的法則,這種天人合一的理念,說起來似乎有一些高大上,但是在老胡的身上卻是再自然不過了,茶就是老胡生活的一部分,自然地就像是與生俱來一樣,老胡離不開茶,做好茶離不開老胡這樣的人。

          共有0條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注冊
          登錄以后,才可以發表

          還沒有評論,趕快搶占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