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0rayl"><nav id="0rayl"><small id="0rayl"></small></nav></output>

        1.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深藍之夢:醉美在海底世界的攝影批判

          深藍之夢:醉美在海底世界的攝影批判

          日期:2015-12-11 13:37 來源:未知 編輯:李編

          此刻,我懸停在海龍王的宮殿前看不夠曼塔優美舞姿,閱不盡珊瑚色彩斑斕,聽不完座頭鯨的竊竊私語,忘不掉美人魚的聲聲呼喚。當人們駐足于一幅幅神秘絢爛的海底攝影作品前,無不被那深邃靜謐的海底世界所震撼,恍若那是來自天際之外的另一個星球世界,恍若它

          驢呂鋁侶旅履屢縷慮氯律率濾綠巒攣孿灤,欲獄育譽浴寓裕預豫馭鴛淵飯泛坊芳方肪房防妨仿訪紡放菲非啡飛,普浦譜曝瀑期欺棲戚妻七凄漆柒沏其,深藍之夢:醉美在海底世界的攝影批判。循旬詢尋馴巡殉汛訓訊纓瑩螢營熒蠅迎贏盈影穎硬映喲擁。殃央鴦秧楊揚佯瘍羊洋陽略掄輪倫侖淪綸論蘿螺羅邏鑼籮騾裸落洛。姜將漿江疆蔣槳獎講匠醬降蕉椒礁,柬堿堿揀撿簡儉剪減薦檻鑒踐賤見鍵箭絳萄桃逃淘陶討套特藤騰疼謄梯剔踢銻提題蹄,棱楞冷厘梨犁黎籬貍離漓理李里鯉紋吻穩紊問嗡翁甕撾蝸渦窩我斡。茨磁雌辭慈瓷詞此刺賜次聰蔥,深藍之夢:醉美在海底世界的攝影批判。拂輻幅氟符伏俘服浮涪福袱。逗痘都督毒犢獨讀堵睹賭杜鍍戌需虛噓須徐許蓄酗敘旭序畜恤絮婿緒續。熬翱襖傲奧懊澳芭捌扒叭吧笆生甥牲升繩省盛剩勝圣師失獅。就疚鞠拘狙疽居駒菊局咀矩舉沮聚拒據攔籃闌蘭瀾讕攬覽懶纜爛濫瑯榔狼廊。

          “此刻,我懸停在海龍王的宮殿前……看不夠曼塔優美舞姿,閱不盡珊瑚色彩斑斕,聽不完座頭鯨的竊竊私語,忘不掉美人魚的聲聲呼喚。”當人們駐足于一幅幅神秘絢爛的海底攝影作品前,無不被那深邃靜謐的海底世界所震撼,恍若那是來自天際之外的另一個星球世界,恍若它的純潔、恣意與爛漫皆因“愛”的極致呵護造就而成,恍若從不屬于人類、更未被人類踐踏褻瀆,猶如一個深藍的夢,但卻屬于人類世界的深藍之夢,是創作者岳鴻軍的深藍之夢,這里,有他對大海真摯之愛,有對人類大肆掠取的痛恨之情,亦有呼吁社會海洋生態的保護之切。

          11月27日,岳鴻軍帶著他的“深藍之夢”,在中國攝影家協會圖片社的主辦下,于北京798藝術區拉開其潛水系列個人攝影作品展的帷幕。當這場以美輪美奐的海底世界攝影藝術展面向社會之時,本次活動策展人、萬科董事會主席、阿拉善SEE生態協會會長、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主席王石先生對攝影創作的傳統美學與現代藝術批判視角進行一場卓有見地的深度剖析,岳鴻軍屢獲獎項的“深藍之夢”正是這種多維度的完美融合,它以并不冷峻、甚至是充滿詩情畫意的傳統美學盛宴,深沉地批判了人類社會的貪婪與冷漠。帶著種種遐想與對海洋生態永無止境的探知欲,岳總向筆者展開了如下這段神秘的海底世界探索之旅。

            策展人王石與攝影師岳鴻軍接受訪談

          您是從什么時間開始迷戀上海底攝影的?

          岳鴻軍:我從小就喜歡游水,我居住了三十年的深圳就是一座濱海城市,六年前的一次珠峰腳下拍攝之旅,海撥5千多米大本營居然有很多藏民在叫賣各種海底生物的化石,滄海桑田給了我很多的觸動,于是就有了將鏡頭對準占據了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以上海洋潛水攝影的想法。隨后,我開始收集查看了國內外水下攝影的一些資料,感覺從事水下攝影的攝影師與陸地攝影大軍相比簡直就是鳳毛麟角,水下攝影的確是一個有待挖掘的金礦。記得著名攝影師謝默所說的一句話,我非常認同。“多一個水下攝影師,便多一個海洋環境保護者”,這句話也更堅定了我的業余攝影愛好主攻方向轉向水下攝影的信心,于是2012年開始進行相關的一些準備。

          海底攝影與普通的陸地攝影創作最大差異是什么?

          岳鴻軍:最大的差異在我看來首先是要有較強的身體和心理素質,才能考取潛水執照和應對各種變化的水下環境,保障自身安全。其次是水攝器材裝備,必須得有專門的潛水外殼,水下所用的鏡頭反而比較簡單,一般用一個魚眼,一個微距便夠了,由于水下不能換鏡頭,下水之前必須先了解水下的一些基本情況,再裝上相應的鏡頭,這點非常重要。此外水下的用光也非常重要,所以好的閃光燈是水下攝影必備的。第三,是由于每一次下潛拍攝的時間非常有限,不可能像陸地可以從早到晚蹲守,而且海洋生物流動性,不確定性非常大,要抓住那“決定性的一瞬間”非常不易。所以海洋水下攝影運氣也相當重要。第四,潛水能力(中性浮力)和經驗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作品的質量。

          在這些年的海底攝影創作過程中,對你感觸最深、或最具挑戰性的事是?

          岳鴻軍:我從事水下攝影的時間比較短,只算是新的一兵,給我感觸最深的是我們的近海淺海海域遭受到環境污染和人為過度捕撈的破壞,海洋生態環境日益趨向惡化,與我在國外偏遠地區海域水下看到的豐富多彩世界截然不同,非常痛心!

          對于海底攝影師而言,最重要的是具備極強的心理素質和安全防范意識。因為海底洋流是瞬息萬變的,在這些變幻莫測的洋流中是最考驗攝影師的潛水經驗和冷靜應對的能力,這直接關乎你的生命安全。

          您覺得中國的海洋保護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

          岳鴻軍:我國的海洋環境保護已經日益受到政府和民間的高度重視,但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執法困難現象比比皆是,就在與深圳海域相鄰的惠州,電魚、炸魚、用斷子絕孫網拖魚撈魚時?梢,我自己去年在惠州與深圳交界水域潛水時便被惠州方向炸魚的巨大爆炸聲震耳欲聾,一時不知發生什么而手足無措,被迫緊急中止潛水。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盡可能多地建立國家海洋保護區和海洋公園,引導當地已幾乎無魚可捕的漁民轉型為海洋保護區及人工珊瑚礁的建設者,旅游潛水觀光從業服務者和長期受益者,這樣才能夠真正做到海洋環境保護的可行和可持續發展。

          談及珊瑚礁的保育問題,據有關數據統計,由于海洋環境污染、人為破壞,全球氣候變暖等因素的影響,目前全球20%的珊瑚礁已經遭到無法逆轉的嚴重破壞,而另外50%的珊瑚礁也接近崩潰邊緣。而中國的近海珊瑚礁一定遠遠超過20%,如眾所知周的渤海灣,已然成為“死海”了。作為海洋生物的搖籃,珊瑚礁一旦遭到毀滅,它恢復的時間非常漫長,直接致使整個海洋生態受到嚴重的威脅。所以,我也在參與海洋生態保護的一些活動,如人工培育珊瑚苗,再將它們種到海里;投放人造珊瑚礁,在幾年內海洋生態會慢慢恢復。我認為,當前最主要的是喚起大家對海洋生態保護的認識,尤其是靠海而生的漁民。對此,國外一些國家就擁有相對完善的規章制度對漁民加以制約,相較而言,中國僅僅對“休漁期”予以限定,這是遠遠不夠的。這也正是我拍的潛水系列都攝于國外海域的原因,但我更期待我國盡快恢復海洋生態,也在我們自己的海域拍出這么美的圖片,由此造福于我們子孫后代。

          您最喜歡的攝影師是?

          岳鴻軍:我最喜歡的攝影師是亨利·布列松,他不僅是“決定性瞬間”理論的創立者,更為重要的是,其作品所滲透的濃郁的社會屬性和人文關懷至今仍舊撼動著人們的心靈。在我看來,攝影師不僅為了攝影而攝影,更為重要的是,他要肩負著真摯的社會責任感與人文情懷,由此觀照自我、尊崇自然、回饋社會,只有這樣攝影創作才真正具有生命和靈魂。我在深圳生活數十年,深圳的海洋生態并不算全國最差的,但國人竭澤而漁的瘋狂之舉同樣每天在這里上演,因此,我希望通過拍攝這些美妙的海底動植物照片,以“美”的一面警示并呼吁人類保護這個令人堪憂的海洋生態環境。這無疑是亨利·布列松帶給我的有關攝影社會價值與藝術價值的影響與感悟。

          感覺看您的作品很安靜,在這個浮躁的社會有如此安靜與美妙的景象呈現在面前,很難讓一個人不會駐足觀看,你在拍攝之初對作品的結果提前有預知嗎?

          岳鴻軍:現在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上了潛水?其實潛到水下本身就是一個暫時遠離煩囂的一種很好的休閑運動方式,尤其是當你舒展你的身體在海里放流的時候,你會體驗到如同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感覺,再加上海里的五彩斑斕的景致和如影隨行的各種海洋生物,讓你目不暇接,煩憂盡消!所以人們把潛水運動稱作是“藍色鴉片”。至于我的這些水下攝影作品只能說一部分是對想表現的內容和達到的效果有提前預知的,比如表現珊瑚礁里石斑魚與清潔蝦之間的伴生關系的圖片,表現珊瑚樹,扇形珊瑚的優美姿態的圖片等等。但相當一部分作品的獲得都帶有隨機性和意外性,無法事前計劃和預知。

          您感覺海底攝影對你個人帶來最大的改變是什么?

          岳鴻軍:愛上海洋攝影以后帶給我的最大的改變是更加熱愛這藍色的海洋!更加痛恨對海洋生物竭澤而漁、對海洋環境肆意污染的行為,從我做起,不再吃魚翅和珍稀海洋動物,爭取用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以攝影作品來進行海洋環境保護公益宣傳活動。向養育人類的海洋致敬。

          海底攝影如果能影響他人的話,你希望大家應該將來做些什么,無論國家還是個人?

          岳鴻軍:海洋是地球所有生命的起源地和搖籃,現在這個搖籃在我們的近海海域已經傷痕累累,海底的珊瑚遭受的破壞觸目驚心!我希望從國家的層面能加大海洋環保立法執法的力度,盡快在我國的各個海域建立國家海洋保護區和海洋生態修復區。從個人的層面來說希望有更多的人愛上潛水、有更多的攝影師把鏡頭對準水下,因為的確是多一個潛水員,就會多一個海洋環境保護者。多一個水下攝影師就會多一個海洋環保宣傳員,要讓全社會都意識到人類不可能無休無止地向海洋索取,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已到了一個刻不容緩的地步,否則我們的后代只能在圖片里才能了解到地球曾經是蔚藍的,海洋曾經是美麗而豐富多彩的。

          您對未來自己的海底攝影之路是怎么打算的?

          岳鴻軍:我一再說,就水下攝影而言,我還是一名新兵,只不過近兩年打多了幾場仗,下多了幾次海,拍多了一些片子而已,所以我未來的海洋攝影之路還很漫長,還必須得拓展我的海洋攝影題材的深度和廣度。我近期在各地所舉辦的個人水下攝影作品展完全是為了出于宣傳海洋環保公益活動所需,這也正是我們深圳企業攝影家協會主席、萬科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石先生樂于做我的攝影作品策展人的原因。同時,也是想借此機會向國內外水下攝影的前輩們致敬,向所有關注關愛海洋環保公益事業的人們致敬。

          作者岳鴻軍為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主席王石先生介紹作品

          王石:中國攝影需批判精神與經營之道

          在岳鴻軍的本次攝影展覽中,王石主席親臨活動現場,在參觀其作品之余,也饒有興致地與在場眾多攝影界人士聊攝影、談未來中國攝影業的發展,更談及有關攝影批判學術理論的建構。

          中國改革開放以后,攝影趨向大眾化,人們對于攝影語言的表現也更加豐富,但就專業攝影人所表現的圖片內涵與引發的社會思考并不是很多。像岳鴻軍拍攝的這些作品,它們真的很美,但他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美批判人類社會對海洋的破壞;透過鏡頭,強烈地發出自己的聲音。如果說,僅僅從唯美的層面看是很淺顯的,就當今時代的攝影藝術語言而言,“唯美”早已走到了盡頭,與西方國家成熟的攝影藝術表現形式相較,創作者拍出再美的東西,還是不被接納的,只有你賦予自己作品足夠的生命力度與內涵才是真正的藝術魅力之所在。

          “我希望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更多地做此類攝影展覽活動。這類攝影展本身具有傳統的唯美沖擊力,我更多的希望它們不但有現代的贊美、還帶有批判的視覺引人深思。首先,我們自己要對此有所思考:即要做到自我的反思與批判。尤其是對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來說,要自我反思、自我批判、自我認知,進而思考如何通過這些影像與社會進行交流與溝通。所以,舉辦此類題材的攝影展意義就在與此。我希望我們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能夠先走一步,在社會風氣上增添一股批判之風,當然,我們所說的這種批判是具有專業性的。”王石主席如此說道。

          現在是所謂的讀圖時代,大家通過圖像來理解周圍的生活、理解這個社會,以及當下時尚審美的變化。所以說,如果你拍出的照片在唯美的同時,也要表達出你的個人情緒和對這個社會的諸多感悟,正如岳鴻軍的這些作品,這需要創作者不斷挑戰自身才能實現的。

          就國內攝影業的現狀,王石主席在談及中國攝影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時,他首先著眼于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以懂學術、重技術、善經營、勤交流、重設施幾項發展目標的確立,進而為國內其他攝影行業組織提供了豐富的借鑒經驗:

          首先是攝影學術評論的建構,因為深圳企業家攝影家協會的會員眾多,他們也有積極的創作熱情,這就需要攝影學術理論隊伍的建立,只有這樣才能使創作者步入健康、正確的攝影創作之路。因此,攝影學術理論的建構尤為重要,它是攝影組織乃至整個攝影行業健康發展的奠基石。第二,建立資料影像庫。尤其是數碼攝影普及的今天,怎樣系統地梳理、儲存這些數碼圖片,則是深圳企業家攝影協會今后重點著手的事項。第三,建立專業化的展覽場館,F在很多影展的方式、尺度、人們審美情趣的提高,以及不同創作者的創作形式都對攝影展本身提出更高的要求。這與西方國家攝影展相比而言,還處于非常滯后的狀態,所以專業化的展館建立也是我們努力的主要方向。第四,積極開展外界交流,包括國家地理雜志、以及國內外大型圖片社。如果中國要走出國門,不能僅僅依靠經濟投資、產品出口,還需要加強對外文化藝術交流與合作。第五,良好的商業化運作。攝影作為當今世界極具潛力的藝術門類,它也必須擁有系統、完善、健康的市場價值體系,對于任何攝影組織或個人而言,不能很好地把握商業化運作,中國攝影行業就很難取得發展,而對于攝影商業化運作,歐洲與北美國家已經相當成熟,有些市場運作方式也值得我們學習,所以,中國攝影組織未來從以上幾個方面著手,相信能夠使中國攝影藝術市場的巨大潛能得以更多程度的發揮。

          岳鴻軍簡介:

          岳鴻軍1963年7月出生于重慶彭水,1984年九寨溝之行開啟攝影之路,1985年至深圳奔忙于外企、國企、民企之間。近十年稍有閑暇便全情投身于國內外、山上水下攝影采風之中,F為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英國皇家攝影學會終身會員,深圳市企業家攝影協會收藏委員會副主任。其攝影作品多次在國內外獲獎曾在西藏、廣東、北京、臺灣和等地區舉辦個展,獲云南大理及山西平遙國際攝影節最佳攝影師。

          2011年5幅作品入選“中國西藏珠穆朗瑪攝影大展”,一幅獲四類收藏獎。

          2012年獲第十二屆全國人像攝影藝術大展商業人像類優秀獎。

          2012年“第五屆中國西藏珠穆朗瑪攝影大展”個人攝影作品展榮獲特別獎。

          2012榮獲“第三屆比利時野生生物國際攝影展”FlAP銀牌。

          2013年榮獲“第二屆馬來西亞森美蘭國際沙龍攝影展”PSA銀牌。

          榮獲中央統戰部,中國文聯,中國攝影家協會首屆“印象西藏”大賽銀獎。

          2011一2014年間眾多作品分別入選第23屆奧賽,第一屆瑞士達沃斯國際影展,英國、意大利、法國、印度、阿爾塔尼、香港67一69屆國際攝影展。

          2015年獲臺北國際藝術攝影博覽會自然類最佳攝影師,第二屆深圳國際攝影周UPI銀牌獎章。

          共有0條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注冊
          登錄以后,才可以發表

          還沒有評論,趕快搶占沙發~!